[翻译] x86 汇编的基础介绍

 

原文 A fundamental introduction to x86 assembly programming

0. 介绍

x86 指令集架构是近 20 年来我们家庭电脑和服务器所使用的 CPU 的核心. 能够阅读和编写低级汇编语言是一项很强大的技能, 这能够让你写出更高效的代码, 使用 C 语言中无法使用的机器特性, 以及对编译过的代码进行逆向工程.

不过起步可能是一项令人生畏的任务. Intel 的官方文档手册足足有一千多页. 二十年间的演化需要不断地向后兼容, 产生了这样的景观: 不同年代设计原则的冲突, 各种过时的特性, 一层又一层的模式转换, 以及各种有例外的样式.

在这个教程中, 我会帮助你深刻地理解 x86 架构的基础原则. 我会更多地专注在为正在发生的事情建立一个清晰的模型, 而不是详解每一个细节 (这会读起来又长又无聊). 如果你想使用这些知识, 你需要同时参考其他展示如何编写和编译简单函数的教程, 并参考 CPU 指令列表. 我的教程会从熟悉的领域开始并逐步增加复杂性 – 不会像其他文档一样倾向于一次性列出所有的信息.

阅读这个教程需要你熟悉二进制数字, 有中等程度的命令式语言 (C / C++ / Java / Python / 等) 的编程经验, 并且了解 C/C++ 的内存指针. 你不必需要知道 CPU 内部是如何工作的, 也不需要事先接触过汇编语言.

1. 工具和测试

阅读这个教程的时候, 编写并测试自己的汇编程序会很有帮助. 这在 Linux 上是最简单的 (Windows 也可以, 但是更麻烦). 这是一个简单的汇编语言函数的例子:

.globl myfunc
myfunc:
    retl

将它保存在一个名为 my-asm.s 的文件中, 然后使用命令 gcc -m32 -c -o my-asm.o my-asm.s 编译它. 目前我们还没法运行它, 因为这需要与 C 程序链接, 或者编写样板代码与操作系统交互以处理启动, 打印, 停止等. 不过编译代码至少能够让你校验你的汇编程序语法是否正确.

注意我的教程使用 AT&T 汇编语法而不是 Intel 语法. 它们在概念上是相同的, 只不过标记法有些不同. 它们之间可以从一种编译到另一种, 所以我们不需要太关心它.

2. 基本运行环境

x86 CPU 有八个 32 位通用寄存器. 由于历史原因, 这八个寄存器名为 {eax, ecx, edx, ebx, esp, ebp, esi, edi}. (其他 CPU 架构会简单地称它们为 r0, r1, ..., r7.) 每个寄存器可以存储任何 32 位整数值. x86 架构实际上有超过一百个寄存器, 但是我们只会在需要时介绍其中特定的一些.

粗略地说, CPU 会按照源代码中列出的顺序, 按顺序一个接着一个地执行一系列指令. 稍后, 我们会看到代码执行路径可以是非线性的, 包括一些概念如 if-then, 循环, 以及函数调用.

cpu-model

x86 实际上有八个 16 位和八个 8 位寄存器,它们是八个 32 位通用寄存器的一部分. 这些特性来源于 16 位时代的 x86 CPU, 但是在 32 位模式下偶尔还是会用. 八个 16 位寄存器名为 {ax, cx, dx, bx, sp, bp, si, di}, 代表相应的 32 位寄存器 {eax, ecx, ..., edi} 的低 16 位部分. (前缀 "e" 表示扩展 "extended"). 八个 8 位寄存器名为 {al, cl, dl, bl, ah, ch, dh, bh}, 代表寄存器 {ax, cx, dx, bx} 的高八位和低八位. 每当修改 16 位或 8 位寄存器的值时, 所属的 32 位寄存器的高位部分将保持不变.

register-aliasing

3. 基本算术指令

最基础的 x86 算术指令运行在两个 32 位寄存器上. 第一个操作数作为源, 第二个操作数既作为源又作为目标. 例如: addl %ecx, %eax – 用 C 表示, 就是 eax = eax + ecx;, 其中 eax 和 ecx 的类型都是 uint32_t. 很多指令都符合这个重要的模式, 例如:

  • xorl %esi, %ebp 意为 ebp = ebp ^ esi;.
  • subl %edx, %ebx 意为 ebx = ebx - edx;.
  • andl %esp, %eax 意为 eax = eax & esp;.

有些算术指令只使用一个寄存器作为参数, 例如:

  • notl %eax 意为 eax = ~eax;.
  • incl %ecx 意为 ecx = ecx + 1;.

位移和位旋转指令使用一个 32 位寄存器作为要位移的值, 并使用一个固定 8 位的寄存器 cl 作为位移数. 例如 shll %cl, %ebx 意为 ebx = ebx << cl;.

很多算数指令可以使用立即值 (immediate value) 作为第一个操作数. 立即值是固定的 (不可变) 且编码在指令中. 立即值以 $ 开头. 例如:

  • movl $0xFF, %esi 意为 esi = 0xFF;.
  • addl $-2, %edi 意为 edi = edi + (-2);.
  • shrl $3, %edx 意为 edx = edx >> 3;.

注意 movl 指令将第一个参数的值复制到第二个参数上 (这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 "移动 (move)", 但这是惯用的名称). 在使用寄存器时, 如 movl %eax, %ebx, 这意味着将 eax 寄存器的值复制到 ebx 中 (这会覆盖 ebx 原先的值).

题外话

现在很适合提一下汇编编程的一个原则: 并非所有你想要的操作都能够直接表达成一条指令. 在大多数人使用的编程语言中, 许多结构是可组合的并且可以适应不同的情况, 且算术表达式是可以嵌套的. 而在汇编语言中, 你只能写指令集允许的内容. 举几个例子说明:

  • 你不能将两个立即值常量相加, 即使在 C 里能这样做. 在汇编中你只能在编译的时候计算这个值, 或者用多个指令表示它.
  • 你可以用一条指令将两个 32 位寄存器相加, 但是你不能将三个寄存器相加 – 你需要将它拆分成两条指令.
  • 你不能将 16 位寄存器与 32 位寄存器相加. 你需要先写一条将 16 位转换成 32 位的指令, 再写一条执行加法的指令.
  • 执行位移操作时, 位移数要么是硬编码的立即值, 要么放在寄存器 cl 中. 它不能放在其他寄存器里. 如果为位移数在其他寄存器中, 它必须先复制到 cl 中.

总之需要记住的是你不能尝试猜测或者发明不存在的语法 (如 addl %eax, %ebx, %ecx); 而且, 如果你无法从支持的指令列表中找到想要的指令, 你就必须用一串别的指令手动实现它 (这可能需要分配一些临时的寄存器来存储中间值).

4. 标识寄存器和比较

很多指令会隐含地读写一个名为 eflags 的 32 位寄存器. 换句话说, 这个寄存器的值会在指令执行时用到, 但它不会写在汇编代码中.

eflags

addl 这样的算术指令经常会根据计算的结果更新 eflags. 这个指令会设置或清除一些标志位, 如进位标志 (CF), 溢出标志 (OF), 符号标志 (SF), 奇偶标志 (PF), 零标志 (ZF) 等. 有些指令会读取标志 – 例如, adcl 指令将两个数字相加并使用进位标志作为第三个操作数: adcl %ebx, %eax 意味 eax = eax + ebx + cf;. 有些指令根据标志位设置寄存器 – 例如 setz %al, 如果设置了 ZF 标志位, 则把 8 位寄存器 al 置零. 有些指令直接操作单个标志位, 如 cld 指令会清除方向标志 (DF).

比较指令不改变任何通用寄存器, 而是操作 eflags. 例如, cmpl %eax, %ebx 会比较两个寄存器的值, 将它们相减并根据差设置标志位. 所以无论在有符号还是无符号模式下它能告诉我们是 eax < ebx 还是 eax == ebx 抑或是 eax > ebx. 类似地, testl %eax, %ebx 计算 eax & ebx 并根据结果设置标志位. 大多数情况下, 比较指令后面跟着一个条件跳转指令 (稍后介绍)

到目前为止, 我们知道了一些标志位和算术运算相关. 其它的一些标志位则与 CPU 的行为相关 – 如是否接受硬件中断, 虚拟 8086 模式, 和其他系统开发者 (而不是应用开发者) 关心的系统管理方面的东西. 大多数情况下, 系统标志位可以忽略; 除非涉及到比较和大整数运算, 算术标志位我们也不用关心.

5. 内存地址, 读和写

CPU 本身并不能成为非常有用的计算机. 只有 8 个数据寄存器严重限制了你能执行的运算, 因为你存不了多少信息. 为了增强 CPU, 我们有 RAM 作为大内存. 基本上, RAM 是一个巨大的字节数组 – 例如, 128 Mib 的 RAM 有 134 217 728 个字节, 你可以用来存储任何数据.

ram

当我们存储一个大于一字节的值时, 该值以小端编码. 例如一个 32 位寄存器的值为 0xDEADBEEF, 它需要存储在起始地址为 10 的内存中, 则字节 0xEF 存放在地址 10 中, 0xBE 存在地址 11 中, 0xAD 存在地址 12 中, 0xDE 存在地址 13 中. 当我们从内存中读取值时, 应用同样的规则 – 低地址的字节装在在寄存器的低位部分.

little-endian

显然, CPU 要有读写内存的指令. 具体地说, 你可以在内存的任意地址加载或存储一个或多个字节. 你能做的最简单的事就是读写单个字节:

  • movb (%ecx), %al 意为 al = *ecx;. (这会将内存地址 ecx 处的字节读取到 8 位寄存器 al 中)
  • movb %bl, (%edx) 意为 *edx = bl;; (这会将 bl 中的字节写到内存地址 edx 处的字节中)
  • (在示例的 C 代码中, albl 的类型为 uint8_t, ecxedx 的类型从 uint32_t 转换成 uint8_t*)

很多算术指令允许其中一个操作数是地址 (不能两个都是). 例如:

  • addl (%ecx), %eax 意为 eax = eax + (*ecx);. (这将从内存中读取 32 位)
  • addl %ebx, (%edx) 意为 *edx = (*edx) + ebx;. (这会从内存中读写 32 位)

寻址模式

当我们写循环代码时, 通常会用一个寄存器保存数组的地址, 然后用另一个寄存器保存当前正在处理的索引. 尽管能够手动计算出当前处理的元素的地址, x86 指令集提供了一种更优雅的解决方案 – 寻址模式. 它允许你你将一些寄存器相加或相乘. 举些例子可能会更清楚:

  • movb (%eax,%ecx), %bh 意为 bh = *(eax + ecx);.
  • movb -10(%eax,%ecx,4), %bh 意为 bh = *(eax + (ecx * 4) - 10);.

地址的格式为 offset(base, index, scale), 其中 offset 是一个整形常数 (可为正数, 负数, 或 0), baseindex 是 32 位寄存器 (但是某些组合不允许), scale{1, 2, 4, 8} 中的一个. 例如对于一个存储 64 位整数的数组, 我们使用 scale = 8 因为每个元素都是 8 字节长度.

只要内存访问合法, 寻址模式就总是有效的. 因此如果你能写 sbbl %eax, (%eax), 那么你也可以写 sbbl %eax, (%eax,%eax,2), 如果你需要这么做的话. 此外注意计算出的地址是一个临时的值, 并不会存储在任何寄存器中. 这很方便, 因为如果要显式计算地址的话, 你还得为其分配一个寄存器; 只有 8 个通用寄存器相当紧张 , 特别是当你还有别的变量要存储的时候.

6. 跳转, 标签和机器码

每个汇编指令可以有零个或多个标签作为前缀. 当我们需要跳转到特定指令时, 这些标签会很有用. 例如:

foo:  /* A label */
negl %eax  /* Has one label */

addl %eax, %eax  /* Zero labels */

bar: qux: sbbl %eax, %eax  /* Two labels */

jmp 指令告诉 CPU 转到标签指定的指令作为下一个执行的指令, 而不是默认的执行接下来的那个指令. 下面的例子是一个简单的死循环:

top: incl %ecx
jmp top

尽管 jmp 跳转是无条件的, x86 还是有其它的跳转指令, 它们检查 eflags 的状态, 根据条件是否满足决定是跳转到指定标签还是执行接下来的指令. 条件跳转指令包括: ja (大于则跳转), jle (小于等于则跳转), jo (溢出则跳转), jnz (非零则跳转), 等等. 它们总共有 16 种, 其中很多是等价的 – 例如, jz (为零则跳转) 与 je (相等则跳转) 相同, ja (大于则跳转) 与 jnbe (不小于等于则跳转) 相同. 下面是一个使用条件跳转的例子:

jc skip  /* If carry flag is on, then jump away */
/* Otherwise CF is off, then execute this stuff */
notl %eax
/* Implicitly fall into the next instruction */
skip:
adcl %eax, %eax

标签地址在编译的时候就固定了, 但是我们也有办法跳转到运行时计算出来的任意地址. 具体地说, 我们可以跳转到寄存器的值指定的位置: jmp *%ecx 实际意味着将 ecx 的值复制到指令指针寄存器 eip.

现在是时候讨论一下第一节中忽略的概念: 指令与执行. 汇编语言的每个指令最终会转换成 1 至 15 字节的机器码, 这些机器码指令串在一起形成了可执行文件. CPU 有一个名为 eip (extended instruction pointer, 扩展指令指针) 的 32 位寄存器, 当程序运行的时候, 它会保存当前执行的指令的地址. 注意能够读写 eip 寄存器的方法很少, 因此它的行为与 8 个通用寄存器很不一样. 每当执行一个指令时, CPU 都知道它有多少个字节, 然后就会将 eip 增加一定值, 让它指向下一个指令.

machine-code

当我们讨论到机器码的时候, 汇编语言并不是程序员能够到达的最底层; 原始二进制机器码才是. (Intel 内部人员甚至还能接触到更底层的, 例如流水线调试 (pipeline debugging) 和宏代码 (microcode) – 但是普通的程序员接触不到) 手写机器码是很烦人的工作 (虽然汇编语言已经够烦人了), 但是你还是可以从中获得一些微小能力. 通过编写机器码, 你可以使用一些不一样的方式编码某些指令 (例如更长但是执行效率相同的字节序列), 或者故意生成一些无效的指令来测试 CPU 的行为 (不同的 CPU 处理错误的方式不一样).

7. 栈

栈在概念上是由 esp 寄存器指向的一段内存区域. x86 架构有一系列的指令用于操作栈. 尽管所有的这些功能可以通过 movl, addl 等指令和其它除 esp 外的寄存器实现, 但是使用栈指令会更简洁且更符合习惯.

在 x86 中, 栈从高地址到低地址向下增长. 例如, 将一个 32 位值 "压入" 栈中意味着 esp 先减小 4, 然后再将这个 4 字节的值存储在地址 esp 处. 将一个值 "弹出" 则执行相反的操作 – 在地址 esp 处加载 4 字节 (存储在寄存器或丢弃它), 然后 esp 增加 4.

栈对于函数调用来说很重要. 调用指令 call 指令类似于 jmp, 不同的是它在跳转前会先将下一个指令的地址压入栈中. 这样的话, 我们能够通过执行 retl 指令跳转回来 – 它会将地址弹出存入 eip 中. 此外, 标准的 C 调用会将一些 (或所有) 函数参数压入栈中.

注意栈内存可以用来读写 eflags 寄存器, 或者用来读 eip 寄存器. 访问这两个寄存器很麻烦, 因为你不能用典型的 movl 指令或者算术指令.

8. 调用约定

当我们编译 C 代码时, 它会被翻译成汇编代码然后最终转换成机器码. 通过将值放入栈或寄存器中, 调用约定定义 C 函数如何接收参数以及如何返回值. 调用约定应用于 C 函数调用 C 函数, 或者一段汇编代码调用 C 函数, 或者 C 函数调用汇编函数. (它不适用于一段汇编代码调用另一段汇编代码; 汇编代码的调用没有什么限制.)

在 32 位 x86 架构的 Linux 上, 调用约定被称为为 cdecl. 函数调用者 (父级) 将参数从右往左依次压入栈中, 然后调用目标函数 (被调用者/子级), 接着从 eax 中接收返回值, 最后弹出参数. 例如:

int main(int argc, char **argv) {
  print("Hello", argc);
  /*
  上面的调用会转换成类似这样的汇编代码:

  pushl %registerContainingArgc
  pushl $ADDRESS_OF_HELLO_STRING_CONSTANT
  call print
  // Receive result in %eax
  popl %ecx  // Discard argument str
  popl %ecx  // Discard argument foo
  */
}

int print(const char *str, int foo) {
  ....
  /*
  在汇编语言中, 栈上有这些 32 位值:
    0(%esp) 存储调用者下一个指令的地址.
    4(%esp) 存储参数 str 的值 (字符指针).
    8(%esp) 存储参数 foo 的值 (有符号整数).
  在函数执行 `retl` 前, 它需要在 %eax 中存入某个数值, 作为函数的返回值.
  */
}

9. 可重复执行的字符串指令

有一些的指令可以更方便地处理字节 (或字) 的长序列, 这类指令非正式地称为 "字符串" 指令. 每个这类指令都使用 esiedi 寄存器作为内存地址, 并且执行完后会自动增加或减少它们. 例如 movsb %esi, %edi 意为 *edi = *esi; esi++; edi++; (复制一个字节). (实际上, 如果方向标志位 (DF) 为 0 则 esiedi 自增; 否则 DF 为 1 则自减.) 其他字符串指令例如有 cmpsb, scasb, stosb.

在一个字符串指令前面加上 rep (另请参见 reperepne) 可以改变它的行为, 让它执行 ecx 次 (ecx 会自动递减). 例如 rep movsb %esi, %edi 意为:

while (ecx > 0) {
  *edi = *esi;
  esi++;
  edi++;
  ecx--;
}

字符串指令和 rep 前缀给汇编语言带来一些复合迭代操作. 它们代表了一些复杂指令集 (CISC) 设计的思维模式, 也就是程序员直接编写汇编代码是很正常的, 所以要提供一些高级特性让工作变得更简单 (但是现代的解决方案都是编写 C 甚者更高级的语言, 而让编译器来生成这些乏味的汇编代码)

10. 浮点数和 SIMD (单指令多数据流)

x87 数学协同处理器有 8 个 80 位浮点寄存器 (现如今所有的 x87 功能都已经整合到 x86 CPU 中了), 并且 x86 CPU 还有 8 个 128 位 xmm 寄存器用于 SEE (Streaming SIMD Extensions) 指令. 我并没有太多关于 FP/x87 多经验, 所以你需要参考网上的其它教程. x87 FP 栈的工作方式有些奇怪, 现在更好的方式是使用 xmm 寄存器和 SSE/SSE2 标量指令执行浮点数运算.

至于 SSE, 一个 128 位 xmm 寄存器的含义取决于要执行哪种指令: 可以作为十六字节值, 可以作为八个 16 位字, 可以作为四个 32 位双字或者单精度浮点数, 或者作为两个 64 位四字或者双精度浮点数. 例如, 一个 SSE 指令可以将两个 xmm 寄存器相加, 每个寄存器视为八个独立的 16 位字. SIMD 背后的思路是执行一个指令一次性操作很多个数据, 这比单独操作每个值要快, 因为获取和执行每个指令都会有一定的开销.

显然, 所有的 SSE/SIMD 操作都可以用更慢的基础标量操作模拟 (例如第 3 部分介绍的 32 位算术指令). 谨慎的程序员可能会选择先用标量操作写个原型, 验证其正确性, 然后再逐步将其转换成使用更快的 SSE 指令并确保它仍能计算出相同的结果.

11. 虚拟内存

到目前为止, 我们假设当指令请求读写一处内存地址时, 它正是 RAM 处理的地址. 但是如果我们在中间引入一个转换层, 我们可以做一些有趣的事情. 这个概念通常称为虚拟内存, 分页, 或其它名称.

虚拟内存的基本思路是引入一个页表, 描述 32 位虚拟地址空间中的每个 4096 字节的页 (或块) 映射到哪儿. 例如, 如果一个页没有映射关系, 则读写这个页的任意地址都会导致陷入 (trap) / 中断 / 异常. 再比如, 在不同的进程中, 同样的虚拟地址 0x08000000 可能映射到物理内存的不同页中. 此外, 每个进程都有一套自己独立的页, 且看不到其它进程或内核的页内容. 分页的概念是系统开发者要最需要关心的, 但它的行为有时候也会影响到应用程序员, 因此他们也需要意识到它的存在.

注意地址映射不一定是 32 位到 32 位. 例如, 32 位虚拟地址空间可以映射到 36 位的物理地址空间 (物理地址扩展 (Physical Address Extension, PAE)). 或者在只有 1 GiB 内存的计算机上, 64 位虚拟地址空间也可以映射到 32 位的物理地址空间.

12. 64 位模式

这里我只讨论 x86-64 模式, 并简要说明它有什么不同. 网上其它地方有很多文章和参考资料详细解释了其中的差异.

显然, 8 个通用用途寄存器已经被扩展成 64 位长. 新的寄存器名为 {rax, rcx, rdx, rbx, rsp, rbp, rsi, rdi}, 而老的 32 位寄存器 {eax, ..., edi} 占用这些 64 位寄存器的低 32 位. 此外还有 8 个新的 64 位寄存器 {r8, r9, r10, r11, r12, r13, r14, r15}, 这样现在一共有 16 个通用用途寄存器. 这大大缓解了处理多变量时多寄存器压力. 新的寄存器同样有子寄存器 – 例如 64 位寄存器 r9 包含了 32 位的 r9d, 16 位的 r9w, 以及 8 位的 r9l. 此外, {rsp, rbp, rsi, rdi} 的低位现在也可以用 {spl, bpl, sil, dil} 访问了.

64-bit

算术指令可以操作 8 位, 16 位, 32 位和 64 位寄存器. 当操作 32 位寄存器时, 高 32 位会被清零 – 但是更窄的操作宽度会保持高位不变. 64 位指令集中删除了很多不常用的指令, 例如 BCD (binary-code decimal, 二进码十进数) 相关的指令, 大多数涉及到 16 位段寄存器的指令, 以及 32 位值压栈/弹出栈的指令.

对于应用程序员来说, x86-64 编程与老的 x86-32 比起来并没有太多不同. 一般来说, x86-64 的体验更好, 因为有更多的寄存器可以用, 而且只移除了少量用不到的特性. 所有的内存指针必须是 64 位的 (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而数据的值根据不同的场景可以是 32 位, 64 位, 8 位等等 (不会强制你用 64 位数据). 修改后的调用约定使得在汇编代码中检索函数参数变得更加容易, 因为前 6 左右的参数会放入寄存器而不是栈中. 除了这几点之外, 体验都差不多. (尽管对于系统程序员来说, x86-64 带来了新的模式, 新的特性, 需要关系的新问题, 以及需要处理的新情况.)

13. 对比其他架构

精简指令集 (RISC) CPU 架构做一些与 x86 不同的事情. 只有明确的加载/存储指令能接触到内存; 普通的算数指令不行. 指令的长度是固定的, 例如每个指令 2 字节或 4 字节. 内存操作通常需要对齐, 例如, 加载一个 4 字节字必须用一个值为 4 的倍数的地址. 相比之下, x86 架构的算数指令里内嵌了内存操作, 指令编码成变长的字节序列, 且大多数情况允许不对齐的内存访问. 此外, x86 有一整套的 8 位, 16 位和 32 位的算数运算, 因为它的向后兼容设计, 而精简指令集架构通常是纯 32 位的. 对于更小的值, 它们会将内存中的字节或字扩展并放入一个完整的 32 位寄存器中, 然后执行 32 位算数运算, 最后将寄存器的低 8 位或低 16 位存入内存中. 流行的精简指令集架构有 ARM, MIPS 和 RISC-V.

超长指令集架构 (VLIW architectures) 允许你显式并行执行多个子指令; 例如你可以在一行中写 add a, b; sub c, d 因为 CPU 有两个同时工作的独立运算单元. x86 CPU 也可以一次执行多个指令 (称为超标量处理 (superscalar processing)), 但是指令不能显式地写成这样 – CPU 内部会分析指令流的并行性, 并将可接受的指令分配到多个执行单元.

14. 总结

我们从将 CPU 视为一台拥有若干寄存器, 按顺序执行指令的简单机器开始讨论. 我们介绍了这些寄存器能够执行基础算术操作. 然后我们学习了如何跳转到代码的其它地方, 比较, 和条件跳转. 接下来,我们了解了 RAM 作为一个巨大的可寻址数据存储的概念, 以及如何使用 x86 寻址模式来简洁地计算地址. 最后我们简要介绍了堆栈, 调用约定, 高级指令, 虚拟内存地址转换以及 x86-64 模式的差异.

我希望这个教程足够让你了解到 x86 指令集架构的一般工作原理. 在这片介绍级别的文章中, 我还有很多很多细节没有介绍到 – 例如如何编写一个基础函数, 调试常见错误, 高效地使用 SSE/AVX, 使用分段, 介绍诸如页表和中断描述符表之类的系统数据结构, 讨论权限和安全, 等等. 不过当你弄清楚了 x86 CPU 运作的思维模式, 你可以更好地去搜索一些进阶的教程资料, 尝试编写一些代码, 了解会发生什么以及为什么会这样; 甚至可以尝试浏览英特尔那数千页极其详细的 CPU 手册.

15. 扩展阅读